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车上的禽兽父亲
车上的禽兽父亲
中午11点,一辆豪华商务面包车开出了别墅,开车的人正是孟创辉。车最后一排的一个皮座上,孟秋华嘴巴被透明胶布封贴着,双手被向后反绑固定在皮座后靠的两侧,双腿从脚踝处被绑在一起,合并着高高抬起搭在前排座椅的后靠上,并被绳子绑住放不下来。

此时,孟秋华已经不再是一丝不挂,她的上半身,穿着一件短袖的白色收身衬衫,下半身穿着一条红色套装裙,裙摆不是很长,只紧紧地包裹住了她白嫩大腿的一半,而她的双腿,穿上了一双透明肉色裤袜,脚上穿着白色高跟鱼嘴凉鞋。 

 原来,方才,孟创辉找好衣物后,就上床去强行帮孟秋华穿了起来。孟秋华看到禽兽父亲眼中的狂淫之色,不知道他又要怎么摆弄自己,下意识地努力挣扎反抗着,不想让他再碰自己的身体,但是,她哪里抵得住他的强劲,加上方才被操后浑身无力,仍未恢复过来,所以,没一会儿就被强行穿好的衣裙。
孟创辉在强行帮孟秋华穿好衣裙鞋袜并重新绑好她的手后,用透明胶布封好她的嘴,就把她绑好抱到了车库那里,把她绑到了车后排的皮座上,弄成现在这副样子。 
 孟创辉这么搞到底想干什么?拉去灭口吗?不是的,那是因为他又想到了一个更刺激的主意,想拉着女儿去到人群热闹的地方玩车震和制服诱惑。那也是他在浏览黄色网站时除父女乱之外比较感兴趣的内容,今天,他打算也一并实现了。他此时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已经无法回头了,就像秋后的蚂蚱,估计也蹦不了几天了,所以,他那已经扭曲的心,就只一味地追求着刺激,想着捞够本。严格的说,此时的他,已经被疯狂思想所控制完了,什么亲情、伦理,他已经通通都不在乎了。 

 而孟秋华被这么弄上车后,心里是极度的恐惧,她也想到了禽兽父亲拉自己去杀人灭口的可能,不过她有点想不通既然要灭口了还给自己穿衣服做什么。她在被父亲乱伦强暴后,心里确实是极度的悲愤绝望,但是也没想过要去寻死,所以,想到可能被杀害,让她如何不恐惧? 

 孟创辉此时哪里管得了女儿恐惧不恐惧,他此时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等下的刺激场面,阴茎老早就硬邦邦地挺立起来了。他开着车,进入了城区,然后在各处街道上转着,寻找合适的地点实施行动。由于车窗都被贴上了单面透视的防晒膜,别人从外面即使把眼睛靠进了车窗玻璃也看不到车内的情形,所以,他也不担心有人会看出车内的异常来。 

 车子在市区内热闹的街道那里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了一条热闹商业街的街边,那里刚好有一个车位空了出来。孟创选择停在这个地方,一是由于这个地方周围的人非常的多,不断有人会从车边走过;二是这里的人都是走动中,不会固定停留,所以,即使车子有什么轻微的晃动,估计也没人会注意太多,最多瞄上几眼就继续走开了,而如果有人在旁边固定停留观看的话,看久了总会看出端倪出来的。 
 车子停好后,孟创辉那出遮挡车头阳光之用的遮挡布,放到车头玻璃前,把车头方向的光线和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的,这下,就不用担心有人从车头玻璃那里看到车内的情况了。做好准备后,孟创辉也不下车,开着电门让车子的换气系统保持运转,把车门锁都锁死,然后就从驾驶座旁的空隙向后面爬去,去到后排那里。 
 孟创辉去到后排那里,把孟秋华的腿解放下来后,就动手把倒数第二排的座椅都向前放倒下来,同时把椅子位置向前移动到最大限度,然后就当着孟秋华的面,弯着腰激动地脱光了全身所有的衣服。
孟秋华看到孟创辉脱光了衣服,挺着粗硬的丑陋阴茎激动地靠近自己,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原来是想在车内奸淫自己,不是要杀了自己,至少暂时不是。明白这点后,她心中的恐惧不但没有减轻一点,反而更加强烈了。虽然车窗玻璃是可以隔绝外面的视线的,但由于这款车的三面车窗都设计得很大,从里面往外面看,感觉就像是没有什么遮挡一样。所以,如果在车内被乱伦奸淫,那种感觉就像当着众人的面做的一样。 
 孟创辉看到女儿眼中的恐惧之色,淫笑着说道:“乖女儿,是不是感觉在这里做的话会很刺激?等下我会温柔点的。”
说完,他不理会孟秋华的拼命摇头和用鼻子呜呜地急哼,走到那张皮座的正前面半蹲下来,抱住孟秋华乱蹬着的双腿,把那双腿抬好架到自己的左边肩膀上,然后用左手揽抱住不让其动弹得了。随后,他就动手把皮椅的后靠向后放倒到四十五度角左右,让孟秋华上半身处于半躺状态。
孟秋华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乱伦无力阻止了,她闭上了眼睛,刚刚流干没过久的眼泪,又从她的眼眶中猛流了出来,条条泪痕爬满了她的俏脸。“乖女儿,你知道吗,上次我求着你妈,让她在车里和我做了一次,就是在这个位置,可惜,她刚被操了两分钟就紧张过头不愿意再做下去了,让我很不爽啊。今天我们就尽情地做个够,你的b比你妈的紧滑多了,肯定会更爽的,哈哈…”孟创辉压低了声音兴奋地说道,他的右手,也开始在女儿的上身和穿着丝袜的双腿上抚摸游动起来。
“好女儿,你知道吗?你穿着职业套裙的样子最能勾引人,特别是这一套。你穿裙子的时候,腿特别的美,每次看到你穿着裙子,我都想摸下你的美腿,想看看裙底里你的b到底是怎么样的,想让你穿着裙子就直接把老二捅到你裙内的嫩b里。我想了好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尝试了,想着就爽啊!秋华,我来了。”孟创辉越摸越有感觉,心里非常的亢奋,忍不住把自己心底隐藏许久的邪念都说了出来,而越说,他更是越对接下来的时刻充满了期待。孟秋华听到禽兽父亲的淫声秽语,把头扭到一边,羞耻的眼泪,流得更多更快了。孟创辉吐露完心中一直以来都压抑在心底的想法以后,转头看了看在车四周紧靠着车走来走去的人群,兽性彻底爆发了。

他喘着粗气,两眼发红地转头用嘴吻向孟秋华的修长美腿,从脚踝处开始,一路半吻半啃地向大腿细细吻去,并用鼻子不停地猛吸着美腿上的气息。随着他的一路亲吻,孟秋华那穿着丝袜的双腿上到处都有被他的口水沾湿的痕迹。孟创辉不单是吻,双手也没闲着,也跟着在她的双腿上揉摸着,感受着美腿的肉感和丝袜的柔滑。当他吻到美腿膝盖那里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先一步摸到了那大腿中间裙摆紧裹的位置。 

 孟秋华感受着双腿被恶心地抚摸亲吻,扭动臀部反抗了几下,在发现根本没什么反抗效果后,就放弃了挣扎的动作,任由他肆意玩弄着,只是流着眼泪,鼻子中发出轻泣的鼻音。再说孟创辉双手摸到裙摆的位置后,也没有急着把那裙摆给扯褪上去,只是让左手继续摸着孟秋华的大腿,顺着紧绷的裙面与双腿间的空隙探了进去,一边探入到裙底最深处的大腿根部那里,手指作弄了起来。孟秋华在孟创辉左手开始探入裙子内的时候,就拼命地夹紧了双腿,仿佛想通过这样来阻止那只魔手对自己下体的侵犯。但是,任她再怎么夹紧双腿,两腿根部,她那微隆起的阴阜和阴阜下的阴蒂还是没能被保护住,顿时被那探入的魔手指尖给触碰到了,并隔着薄薄的裤袜抚摸挑逗起来。孟秋华此时的下身是没穿有内裤的,只包着一层薄薄透明的丝质裤袜。此时距离上一次被奸淫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孟创辉射在她阴道里的精液也仍在不时地从阴道里流出一些。而单凭那层薄薄透明的丝袜,如何能吸收得了那些流出的精液?所以,此时,她的下体处早就是淫湿一片,满是润滑的精液,结果,孟创辉这么有触摸,顿时就弄得满手湿润粘滑。 

 孟创辉通左手感觉着自己上一次的战果,心中更加的刺激莫名,丝丝满足骄傲在心头涌起。“哇,我上次居然在她体内射出了这么多的精液,看来我还是宝刀未老啊!”孟创辉心底安安得意道。既然宝刀未老,那就让宝刀再次插回鞘中保养好了。孟创辉在裙底狠狠地揩了几把油,用手指头挤探入阴蒂下方的那条湿滑肉缝中抠了几下后,就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让老二参与探索了。他停下了亲吻美腿的动作,有点不舍地抽出了左手,然后双手一起各自用手指勾住裙摆,把裙子向孟秋华的大腿根部拉去,让她的下体暴露了出来。随后,他就扎着马步,让身体向前倾斜,用肩膀把孟秋华的双腿向她胸前压下去,让她的臀部被抬高起来。臀部被抬高、双腿被压下去后,孟秋华下体那被丝袜紧紧包裹勒住的下面阴部也显露了出来。由于下阴部此时是被双腿从两边挤压着,所以大阴唇是呈比较合并的状态,其中的两片小阴唇更是几乎贴在了一起,不过小阴唇下方的阴道口,因为之前被孟创辉的粗大阴茎撑开得太厉害了,还不能收缩回原状,倒是仍呈现出玉洞大开的样子,不时有精液从里面流出来。总之,此时孟创华的下阴部那里,看着简直就是泥泞一片。 


 孟创辉低头盯着女儿的阴部看了几眼,顿时浑身的热血又加速流快了几分。他再也看不下去了,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缓解一下狂烧的欲火。只见他伸出双手到孟秋华的阴部那里,扯住包裹阴部的丝袜,然后用力向两边一拉,顿时,在撕裂声中,孟秋华阴部那里的丝袜就被撕开了一个大洞,她的阴部,终于毫无遮挡地呈现在了孟创辉的色眼中。解决了丝袜对阴部的障碍隔挡后,孟创辉就用双手压定孟秋华的双腿,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蹲着的高度,再把自己的下体紧贴向她的下体,让自己那根粗长坚硬的阴茎向她的阴唇向贴压下去,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阴唇紧紧地吻住了阴茎。这一下的性器亲密接触,让孟秋华的身体顿时僵硬颤抖了一下,接着,她的身体就拼命地扭动了起来,似乎想摆脱性器的接触,她的脸上,浮现出无限恐惧羞耻的神色。而孟创辉则是激动得浑身一阵哆嗦。他见女儿拼命扭动挣扎,于是边将身体重心向她压了下去,同时双手紧紧地将她的双腿抱到自己胸前,让她动弹不了。压制住孟秋华的挣扎后,孟创辉便轻轻地动起自己的下半身,让阴茎在她的阴唇上面来回磨动起来。这种磨动的滋味,与真正的交媾做爱相比,别有一番美妙滋味在其中,越磨,就越让孟创辉对接下来的真正插入充满了更强烈的期待和激情。“秋华,我的女儿,我要捅进去了。”孟创辉激动地低声吼道。


“呜………”听到他的话,刚刚因为身体被死死压制住无法动弹而暂时放弃了挣扎的孟秋华顿时又惊恐万分地想挣扎起来,并左右乱摆着头,鼻子中发出悲鸣声。“乖女儿,不要反抗了,我是你爸,你长得那么漂亮,不给我操,难道还要给别人操?”孟创辉激动地说道,同时,他也加大力气抱紧了孟秋华的双腿,不让她的下体脱离自己的控制。一切就绪后,孟创辉把下体向后微缩收,当感觉到龟头已经顺着阴唇滑到阴唇下方的阴道口时,他便把上半身突然想前伏低,让下体阴茎跟着调整了与阴道口的相对角度。然后,他稍微一挺下体,让阴茎龟头顶了进去。瞬间,他便感觉到自己的阴茎龟头被温暖紧缩的嫩肉给包裹住了,一股酥爽的感觉从龟头肉冠上传来。稍微停顿了一下后,他接着就用力地一压下体,将整根粗长阴茎完全捅进了阴道肉洞里。 

 在阴茎完全插入的刹那间,阴茎与阴道内的肉壁发生系列摩擦后又被肉壁紧紧包裹住,那种湿滑、紧缩、温暖的感觉纠合在一起,转化为一股更强烈的酥爽快感,让他的心都为之颤抖。孟创辉将阴茎插入女儿孟秋华的阴道后,酥爽无比之余,还没来得及继续挺动抽插,就感觉到孟秋华的身体在僵硬了一下后接着就有力地扭动了起来,似乎是想挣扎反抗自己的侵犯。孟创辉哪里会让她的反抗得逞,他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安静下来。只见他继续抱紧了她的双腿,马上挺动下体,一口气毫不停顿地就是近百下快速有力的抽插。 

 阴道挨了这一轮抽插后,孟秋华果然安静了下来。此时的她,被来自阴道的一阵强烈快感连续冲刷着每一条神经,浑身顿时酥软无力了起来,哪里还提得起力气挣扎反抗。看到女儿被自己操得软完,孟创辉放慢了抽插的频率,等那阵强烈快感稍微减弱一点后,他呼了一口气,淫笑着对闭目流泪不已的她说道:“女儿,这回知道你老爸的厉害了吧,等下还有更舒服的时候。你看,现在那么多人都在看着,我们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啊。”孟秋华在听到他说到“周围很多人都在看着”的时候,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但随后仍是不为所动。孟创辉见女儿一副死鱼的样子没有任何反应回应,也就没兴趣再说什么了,惟有继续在女儿的肥田里努力耕耘着。不过,这回他可不敢再做像刚才那么激烈而持续的动作了,怕弄得车子摇晃太厉害而被人发现问题。就方才那一轮,过后他还是有点担心的,等发现没人过来查看才放心了下来。接下来的五六分钟里,完全成了孟创辉认真细品女儿美妙滋味的时间。他伸出魔爪,一把把她胸前的衣服扯开,让她那双丰挺乳房彻底暴露了出来。然后,他就一边继续挺动着下体和女儿亲密交媾,一边用嘴用手去品尝玩弄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她的丰挺雪乳和修长浑圆美腿,更是成了被重点照顾的对象。 

 值得一提的是,他交媾玩弄的同时,还不时地抬头向车外观看,当看到有人的目光刚好看向这边的车窗时,那种操着自己的女儿被别人发现看到的错觉让他倍觉刺激,交媾的快感,无形中仿佛得到了放大,让他操得更是起劲。孟创辉是大爽特爽了,而孟秋华则是默默地承受着禽兽父亲对自己体内体外的双重蹂躏,快感和羞愤的感觉,纠结在一起,强烈而持续地折磨着她那已经满是裂痕的心房。乱伦的交媾,仍在继续进行着。孟创辉由于事前已经吃过了够量的壮阳药,足够让他支持得很久,所以,他此时虽然已经操了不短时间,也操得非常爽,但是依旧没有一点要射精的迹象。

 突然,一阵车窗玻璃被人用力敲响的声音传入了耳中。操得正爽的孟创辉和屈辱地闭目流泪的孟秋华都是心头为之一震。“被发现了?”不同心境的两个人同时闪过了这个念头,不过,反映不同的是,孟创辉受惊之余是想着马上查看是怎么回事,而孟秋华则是把眼睛闭地更紧,身体微抖。孟创辉急停住了下体的交媾动作,转头看向那声音的来源。只见右侧车窗外,一个熟悉的女人面孔正把脸紧贴在玻璃上,试图看清车内的情形,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那个向车内看的女人,是孟创辉老婆的一个好朋友,姓朱,平时孟创辉都是叫她朱姐。孟创辉紧张万分地注视着朱姐的面部表情,想看出她是不是真的发现了车内的玄机。此时,朱姐所在的位置,如果可以看穿玻璃遮挡的话,刚好可以清楚地看到孟创辉父女下体性器相交的情形。好在朱姐在敲了一阵看了一阵后,就满脸疑惑地转身走了。看到朱姐走了,孟创辉暗松了一口气。他是豁出去操亲生女儿了,也知道接下来估计没什么好下场,但是,那不等于是他就已经真的万无禁忌了。如果此时他的乱伦兽行被发现,不用等老婆回来,估计就会有人马上出来收拾了他。这可不是他愿意接受的,他觉得自己操女儿还没操够本呢。松了一口气后,孟创辉又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娇嫩的女儿身上,下体的阴茎又开始恢复动工了。不过,还没操得大爽起来,他就又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了。他一听,是自己手机的铃。他不想理会,但是那铃声响了三次后仍在继续响,似乎一副不打通不罢休的样子。 

 当下,他不情愿地伸手从旁边地上捞起自己的裤子,从裤腰带上的手机套中掏出了手机。把裤子有随手一扔后,他把手机拿到眼前,放眼一看手机屏幕。“是老婆!她怎么这么巧的打电话过来了?”他看清了来电显示上的来电人名,心里打了个寒颤。就在这时,刚断了不到十秒钟的铃声又重新响了起来,依旧是老婆打进来的。“不用怕,她早就不在本市了,不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才故意打给我的。再说了,做下这档子事,迟早几天也要和她翻脸,我都豁出去了,还怕她干什么?”他给自己打气道,不过心里仍是发毛。此时,要不是壮阳药的药力还在起着作用,他的阴茎估计都已经被吓得软完了。毕竟,他怕老婆已经是怕到了骨子里,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过来的,即使在连死都不怕的情况下。想好后,孟创辉小心地把一只手放到了孟秋华的鼻子上,以防她突然大哼出声来,然后,他就按下了接听键。“老婆,有什么事吗?”他先开口问道。问着这话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身下仍被自己阴茎插着阴道的女儿身体颤抖了一下。 

 “老公,你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去商场了?我刚接到朱姐的电话,她说她刚才看到我们家的面包车停在市中心的商场路边那里,她看到车子有点轻微晃动,不注意看都看不出来,她也是刚好从车旁边走过,多看了几眼才看出来的,但是过去敲又不见有人回应,怀疑是不是有贼钻到车上去偷东西,所以见了她也不敢回应。她说她不敢自己一个人拉开车门看情况,已经走去附近的保安亭那里找人来了。你也回车那里看看吧。”电话那头,一个语气满是疑惑和焦急的女声响起,正是他老婆的声音。听到老婆的话,孟创辉顿时被吓出了身冷汗。他脑子急转了一下,才对老婆说道:“老婆,我和女儿一起开车出来的,我现在在车上呢,她自己上商场去买东西了。刚才我困了在车上睡着过去了,没听到有什么人敲车啊,是不是我睡得太死了。你快点跟朱姐说下吧,车没事,要她不要麻烦保安了。”“哦,是这么回事啊,那她说她看到车子有点晃动是怎么回事啊?”听到老婆的这个问题,他头都大完了,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呢?“啊,有这回事?是不是我在车上睡着的时候翻身,动作太大了才引起的?”他胡乱地编道。

“哦?那你继续睡吧,我先打个电话给朱姐。”电话那头说完就挂了。孟创辉见老婆终于挂了电话,又松了一口气。至于老婆语气中的置疑,他也懒得管了,反正只要她不马上赶回来打断自己享受女儿的滋味就行了。他只求躲过初一,能有多几天的时间占有女儿,至于躲不躲得过十五,那就不用在乎了。

解决了老婆的麻烦后,孟创辉放下手机后就继续激情之旅了。这回,经过了朱姐的事件,他又把抽插动作的频率和幅度放得更低了,不过,慢动作似乎也有慢动作的好处,那就是能更仔细的体会到阴茎与阴道肉壁摩擦的摩擦过程。所以,总体来说,慢动作给他带来的快感其实也并不比快速抽插的少多少。可惜,他不知道是犯了什么霉运,当他刚刚操得激情大起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他拿起一看,又是老婆打来的。顿时,他有一种把手机摔碎的冲动。不过,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通了。 

 “老公,我已经跟朱姐说了,不用麻烦她再跑了。爸睡过去了,现在家里没人,好无聊啊,你就陪我聊天一会儿吧。”他老婆等电话一通后就马上开口说了一通。孟创辉不好拒绝,怕引起她的怀疑不满而提前杀回来,所以只能无奈地接过了话头,开始陪她闲聊起来,应付着她。他希望老婆在聊了一会儿后就挂了,不料,他老婆在聊了一会儿后,不但不挂电话,还更聊起兴趣来了。郁闷苦恼中,孟创辉开始感觉到自己那泡在女儿阴道内的阴茎似乎有要软下来的迹象。这让他开始感觉有点焦急起来。 

 “难道药效这么快就要过了?该死的八婆,怎么说了那么久还想说,浪费我的时间。不管了,边打电话边操吧,不能再等了。”他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随后,他就一边继续打电话一边动起了下体,结果,没动几下,他就觉得这样状态下操女儿似乎特别有感觉,有种别样的刺激感觉在心中回荡着。“和老婆说着话,操着女儿,这他妈的就是刺激,刚才怎么不早点想到呢?”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道理。既然想明白了,他就索性做得更刺激点。“老婆,你说,你年轻的时候下面那里那么紧,这点会遗传的吗?”他狠狠地把阴茎顶入女儿的窄紧的阴道深处后,问道。“死鬼,怎么问这样奇怪的问题,遗传不遗传的我怎么知道,要知道也是将来的女婿知道,呸,我怎么跟你说这个?”电话那头回答道。“你说,该给女儿找个什么样的女婿?我们女儿那么漂亮,可不能便宜了那些歪瓜裂枣,恩,我觉得找个跟我差不多的就可以了。”他继续大胆地问道。“跟你差不多的?你以为你就很好很厉害啊?就这点标准。”电话那头有点嘲讽地说道。听到这句回答,孟创辉屏住呼吸,让阴茎大起大落地在女儿孟秋华湿滑不堪的阴道里狂捅了几棍,引得她眉头大皱,死死咬着嘴唇,鼻息随之加重了几分。 

 捅完后,孟创辉说道:“像我这样条件的,算不算好,算不算厉害,那得由女儿自己说算,你说了哪算啊,你怎么知道她是怎么感觉?”“呀呵,你这死鬼竟然有胆子跟我唱反调了?我不知道她的感觉?就你这条件的,她能有多大感觉?难道女儿的眼界就这么低?别把自己当宝了,真是脸皮够厚的。”电话那头还是嘲讽的语气。“她有多大的感觉,到时候你问下她不就知道了吗?”他带着淫意说道。说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要射精的点点预兆,顿时加快了下体的进攻,只操得孟秋华胸前波浪滚滚。他在操的同时,方才已经缩回的手又重新放回了孟秋华的鼻梁上,打算一看到她有用鼻音哼叫的反应就马上死死捏住她的鼻子。不过,他这谨慎的举动其实是多余的。孟秋华虽然想着事后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母亲,让禽兽父亲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内心深处的羞耻感,还是让她怎么样也不想被母亲当场知道自己正被父亲奸淫着的事实。所以,知道父亲正和母亲通着电话后,尽管下体交媾的快感非常强烈,但她还是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死死控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出来,以免被母亲听到。 

 狂操中,孟创辉又对着手机说了一句:“老婆,我先去弄点水给女儿了,外面吵杂不方便说话,等下迟点再打给你。”“那好吧,记得督促她经常注意多补充点水,现在天气这么热,缺少水份补充的话会很容易中暑的,还有啊,听说市里最近的治安不太好,你跟她出来记得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啊。”这次那头不再嘲讽什么了,而是认真的交代说道,似乎还是把女儿当作一个小女孩来看待。“放心吧,老婆,我会亲自抓好做好的,保证她不会缺水。至于保护安全,那更没问题,我会贴身保护好她的。我先挂了。”他保证地说道,感觉自己已经处在了就要喷发的边缘。说完,他就挂断了手机的通话。再不挂断电话,他就真的无法再保持说话语气的平静了,方才他是死命地强忍着的。“乖女儿,水来了!”他激动地低吼了一声,双手抱住女儿孟秋华的臀部,把阴茎狠狠地捅到了她阴道的尽头。接着,他加力一顶,龟头便堪堪顶入了子宫里,然后,阴茎一阵酥麻抽搐,龟头在娇嫩的子宫里喷射出了一股浓浓的精液。感受到禽兽父亲又在自己的体内射出乱伦的种子,孟秋华刹那间又激起了力量,疯狂挣扎了起来,不过一切都只是徒劳。在女儿体内射完精后,孟创辉无限满足地闭眼抱着女儿的美腿,把鼻子贴在美腿上陶醉地闻着。 

 片刻之后,当他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已经渐渐软了下来,才不舍地把阴茎缓缓地从女儿那娇嫩的阴道肉穴中抽出。随着他阴茎的抽出,一股乳白的精液顿时跟着从那未能合拢起来的嫩红阴道口那里流了出来,滑入股沟,一直流淌到皮座下面,不一会儿就在孟秋华臀部下方积成了巴掌大的一滩精液。此时孟秋华依然闭着眼睛,不过那满脸的悲容和抽泣鼻音,以及身体不时的颤抖,出卖了她此时心中那无比屈辱羞愤的感觉。抽出阴茎后,孟创辉坐在旁边的皮座上,对着女儿的诱人身体又摸了一把,然后才穿好衣服,爬回车头那里,发动汽车,掉转车头朝家里开回去。

接下来的下午和晚上,孟创辉靠着壮阳药的支撑,又将女儿孟秋华狠操了几回。其中,晚上有一次更是抱着她出到家外面的大路边草地上,冒着有人路过会看到的风险,激情地操了十几分钟。最后,睡觉的时候,他把孟秋华抱回了自己夫妻两人的卧室里,让她睡到了老婆平时所睡的那一边,激动之下又操了一轮,把整张床弄得到处都是淫水精液,然后才困顿地睡着了过去。

【完】